24年前有人为了言论自由而自焚,24年后有人为了守护家乡被移

作者: 时间:2020-08-10G生活区734人已围观

4月7日,24年前郑南榕为了争取言论自由而自焚,24年后有名17岁青年在尚未取得施工许可的工地内,正要拿出手机拍下财团的丑陋嘴脸,连开始拍摄都还没按下就被警察铐上手铐,以强制罪送到少年法庭,幸好最后无罪开释。

英华威公司为了在苑里海岸设置风力不顾居民反对,数次强行动工。

24年前有人为了言论自由而自焚,24年后有人为了守护家乡被移

昨天(4月6日)是三月底协调失败后英华威第二次强行动工,警察对工地人员表示若居民再进来可以报案。于是英华威就这样第一次使出对居民提告的手段,以强制罪提告,理由则是阻挡其施工。

令人悲哀的不是风力发电对于当地人可能造成的影响,也不是绿能被戳破的神话,而是财团竟然敢对一个只是想记录下家乡的土地所受的伤害的青年提出告诉。

24年前郑南榕为了言论自由自焚,24年后连说话的素材都还没取得就要被送到法院。

现在的台湾财团的力量凌驾了国家,国家只能听命财团的指示行事,为财团开路、为财团划土地、为财团抓人…民主化后的台湾,党国对国家的控制被资本取代,自由只是对于公民只是幌子,享受自由的是拥有资本的财团。  从大埔、华隆、湾宝到苑里,我们都看到财团以相同的模式联手政治力量,并夺取他们觊觎的土地、削减工人的退休金资遣费。苗栗海线铁路平均每两站就有一场抗争,压在这些受压迫者上头的是民调第一的县长,保护家乡的决心被描绘成为了己利的私心。

24年前有人为了言论自由而自焚,24年后有人为了守护家乡被移

「反风车」在外人看来是多幺不理性的抗争,其实只是为了居住环境的安宁、只想在家乡生活、只求财团对当地人基本的尊重。

我们的生活正被资本蚕食鲸吞,想表达一点意见便遭受如此对待,当总统宣称着我们是亚洲民主的标竿时,我们忘了还有一群人连活下去的权力都没有。

绿能的发展不能只是举着「绿能」的牌子招摇撞骗,而不管当地环境及风机在当地的发电效率,更不能遗忘财团是多幺的嚣张,警察被那英华威的焰气逼得只得当懦夫。

那名青年在当天晚上回到家里跟我说他发生的一切,我听了哭不出来,因为世界已经崩坏到我只能用笑的来面对。

1、苑里反疯车自救会脸书

2、苑里反疯车抗争懒人包

3、受曲解的怒吼—苑里反风车纪事

(全文编辑转载自作者脸书)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