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知使人谦虚:或许「一知半解」的国际观才是最可怕的

作者: 时间:2020-07-13J潮生活901人已围观

「一知半解的国际观才是最可怕的」

我是个台湾长大的孩子,我有28年的人生是在台北度过的,然而某天我的人生开始了大转弯,搬到了科罗拉多泉,然后到了西雅图,然后又到了米兰。

我从来不知道甚幺叫国际观,我是个很local、很天龙的小孩,我也不知道为什幺常有人说台湾没有国际观,然而这几年的经历真的让我想了很多。

台湾不是没有国际观,大部分的台湾人是有着「一知半解的国际观」,而我要说,这比「没有国际观」要来的严重多了。因为无知让人谦虚,然而一知半解让人模糊了想像和现实。

台湾的媒体充斥着「国外」这种字眼,我真的很好奇,世界其实没有那幺大,为什幺不把国家的名字直接打出来而要打「国外」?这个「国外」到底是真实存在,还是只是天堂的一个代用词?

最近让我气到想发文的原因是台湾正在崩毁的医病关係,有学妹在北荣做放射师,因为没办法帮病人加号结果被公然羞辱,对方人身攻击就算了,甚至提到行贿,态度更是嚣张,音量一次比一次大。我很想跟他说,你知道这在传说中的「国外」会怎幺处理吗?

我跟你说说我在西雅图的例子。

某次我进了急诊,状况被要求要留院观察,但是医院乔不出病房,所以我被扔在急诊小病房等了将近十小时,想当然尔我非常火大。

我按铃找了护理师三次,每次都姗姗来迟又没有答案,最后我发飙了,我按着电铃不放,护理师警告马上暂停,我反呛他:「你不帮我找到病床我就不停,怎样?看谁比较会撑呀!」

下一秒七个彪形大汉近来把我压在病床上,我被五花大绑限制行动,还被打了一针镇定剂。几个小时候我受不了向护理师道歉才得到鬆绑,我的双手腕都被束缚带绑出了瘀青,半边身体因为姿势不良都是麻的。

你说我怎幺不告他?你想多了,因为在法律面前错在我身上,朋友说医院没告我算我幸运。

这就是所谓「国外」高级的医疗环境。

我听过很多诡异的都市传说,印象最深的是在台湾时有人跟我说,美国医院外都是律师,会问每个出院的人要不要打医疗官司,我不知道全美国,但是至少在我待过的西雅图和科罗拉多泉并没有这种事。

我想说的是「国外」和你的想像并不一样。

以美国而言,法律至上。我知道台湾的司法不公让人失望,但一个法律至上的地方并非乌托邦。

很多住在美国的人都经历过一样的状况,就是申请任何证件都非常得花时间,工作人员非常挑剔,这个文件不行那个签名不符,哪怕是鸡毛蒜皮的小地方,也没有所谓「凹一下就可以了」这种事。因为法律至上,法律是死的,你的条件和法律没有「完全」相同,你就是得乖乖摸着鼻子走人,更别提办事人员的态度,法律并没有规定他们要和颜悦色。

很多人会说:「可是电视剧上都…」,我想这就是一知半解的由来,电视剧加上媒体让「国外」成了荒谬又美丽的天堂。

看了《白色巨塔》里医师拿病人的生命作权力斗争,以为自己一进医院就是牺牲品;看到《六人行》里瑞秋买不到机票想塞钱给航空公司通融,以为美国办事系统很好摇摆;看了《慾望城市》以为女人进酒吧就有人搭讪,以为纽约处处一夜情;看了ㄈㄈ尺的新闻以为洋人都爱黄种女人;看了美容杂誌以为法国女人整天涂着红唇吃小蛋糕;看了时装周的介绍以为米兰每个人都穿得像时尚部落客;看了好莱坞电影以为美国人开口闭口fxck…

可是电视剧上的东西是因为它有故事性、有卖点,也因此他很可能不是事实。网路上的东西可能是为了行销、为了利益,因此只呈现片面。

无知使人谦虚:或许「一知半解」的国际观才是最可怕的
而我再要说的是:「世界和你想像的并不一样。」

在不同的文化,某些事情被连再一起,形成了每个文化独有的刻版印象。因此当我们听到几个画面,便会根据自己的经验扩大想像,却忘了在别的文化这些事情毫无关联。

例如:如果今天看到一个剃着半边光头、双臂都是刺青、身上到处穿环、皮背心、铆钉皮靴的肌肉壮汉,你会觉得这是甚幺人?这个人是我在柏林动物园碰到,带着小女儿去看北极熊的爸爸,他是个大学教授。

一个穿着黑色高跟鞋、紧身小洋装、肩背LV包包、画着精緻的黑色眼线和红唇的女人,你会觉得他要去哪上班?这是在米兰,我住的大楼的清洁妇。

放下成见去真正的了解不同的文化,不同的国家、不同的食物、不同的人。真正出去走一走,用自己的眼睛看一看,放下没有事实根据的假说,也不要以偏概全,花时间去感受和体验,一个路人的行为不代表一个国家的行为,而每个行为在不同的文化国情下意义也不同。

这是一句老话,可是真的,要用心去感受世界。

我觉得很多台湾人爱给旅行戴大帽子,其实旅行真的没那幺了不起,你不会因为到了一个新的地方就变成一个新的人,你当然可能对人生有了新的认识,但那也要在开放的心态下。

相关文章:放下你手上的明信片吧,旅行其实没这幺伟大

尤其我看到对好多台湾人而言,世界只是一个大型的购物中心和摄影棚,到哪里「必买」什幺,到哪里「必拍」什幺,我认识很多人对欧洲地理或文化没有概念,却很清楚每个国家有哪个名牌包可以买,我觉得这是相当可惜的事情。

如果我跟你说「必买」其实也是一个台湾(其实中国人也好爱买)特有的文化,我很多欧美朋友出国旅行空手而回,你会不会很惊讶?

何不试试,如果今天什幺也不能买,什幺也不能拍,只是单纯的旅行,你会体验到什幺?你又会看到什幺?

相关文章:

台湾并不是一个友善的国家──最爱强调国际观的台湾人,其实是不折不扣的「文化弱智」 「为什幺你不去欧美国家当交换生呢?」因为越南让我更懂什幺是国际观 为了竞争力才培养的国际观,是跛脚的国际观


相关文章